用戶注冊取回密碼 | 簡體版繁體版 
網站首頁
小說排行
最近更新
女生言情小說
最新入庫
玄幻魔幻小說
修真小說
科幻小說
完結小說
偵探懸疑
穿越小說
恐怖靈異
都市言情小說
網游小說
名稱搜索
作者搜索
標簽搜索
當前位置:泡文小說中文網>網游動漫>喪尸不喪尸> 第十七章同學

喪尸不喪尸

第十七章同學

選擇背景顏色︰
喪尸不喪尸 網游動漫

那幾個男人離開了會議室,程子介感到再待下去也沒什麼意義了,就輕巧地從外牆的陽台上回到了樓梯間的窗外,听著男人們的腳步消失在樓下,他才翻了回來,一溜煙地跑回了自己住的那一間宿舍門口,輕輕地敲了敲門︰“媽。”

鐘美馨趕緊開了門,看著程子介微笑道︰“怎麼樣了。”

程子介笑著親了親鐘美馨的臉︰“媽,四樓會議室有人。三個男的五個女的,我偷听了一下,他們兩天沒吃飯了,都餓得不行了……那三個男的剛剛出去找吃的去了。”程子介慢慢地把情況介紹給了鐘美馨,最後問道︰“媽,我沒驚動他們,你說怎麼辦?”

鐘美馨畢竟是女人,听到有人挨餓,聲音難過起來,但還是征求著兒子的意見︰“你說呢。”

“我覺得他們不是壞人,都很重感情,想拿點吃的給他們……他們太可憐了。”程子介也很難過,想起那個餓得渾身無力地躺在床上的女孩,他就覺得難受。

“嗯,好。”鐘美馨點點頭,兒子有自己的主見,又不小氣,讓她很欣慰。

“媽,要不,我們一起上去?她們都是女人,我不知道該怎麼和她們說話。”程子介提起一包大米,想了想,詢問道。

“好的。”鐘美馨點點頭,她相信兒子的判斷,從衣服包里翻出一包紫菜,一包干蝦米︰“這些也給他們,行嗎?”

“媽,你說行就行啊,不用問我。”程子介笑道。

鐘美馨這才一驚︰自己什麼時候開始不自覺的想著事事都要問小杰了,真是的……不由得臉上又微微泛起紅暈。

程子介卻沒有發現,一只手提著米袋子,一只手找到手槍塞進鐘美馨手里︰“拿好,防人之心不可無。”

“嗯。”

兩個人手牽著手,很快來到了四樓會議室門口。听著里面還隱隱傳來哭聲,程子介難過地敲了敲門,頓時屋里一片寂靜。

他有些奇怪,又敲了敲門,還是沒有任何回應,鐘美馨明白了情況,微笑道︰“我來吧。”

說著走到門口,高聲道︰“有人嗎?”

屋里還是沒有回答。鐘美馨知道,自己也經歷過這樣草木皆兵的時候,微笑道︰“你們別怕,我這兒有些米,听說你們缺吃的,給你們送過來了。”

門終于拉開了一條縫,一個滿臉焦黃,似乎有些浮腫起來的少婦站在門後,滿臉恐懼地看了看鐘美馨和程子介,看到一個美艷動人的少婦,一個高大帥氣的男孩,都是衣著整潔,滿臉笑容,略微放下了心來︰“你們……”

“我兒子听說你們挨餓了,跟我說送點米來給你們救急。”鐘美馨微笑道。這些日子在程子介的呵護下,鐘美馨已經恢復了往日溫婉恬淡的氣質,加上剛剛帶上的一抹嬌媚,跟這些面有菜色的女人比起來真不啻仙女下凡,不由得少婦不信。再加上程子介微笑著舉起手中的米袋子,她終于“哇”地哭道︰“謝謝,謝謝活菩薩……小玉……小燕……我們有吃的了。”一邊拉開門︰“快進來……”

除了床上躺著的那個女孩,其他的女人都圍了過來,看著程子介將米袋子放在地上,“呲”地拉開了一個口子,雪白晶瑩的米粒在散射進會議室的陽光中閃閃發亮。女人們的眼珠子都直了起來,其中一個終于忍不住,走過去抓起一把就往嘴里塞。

“別急。”鐘美馨輕聲道。她們嚇了一跳,以為鐘美馨要變卦,臉上頓時浮現出絕望的神情。

鐘美馨趕緊解釋道︰“別怕,我是叫你們煮了再吃。你們餓久了,吃生米的話不但消化不了,而且可能造成胃出血什麼的。再忍一會吧。你們有煮飯的東西嗎?”

“有、有……”一個女人趕緊軟綿綿地走向會議室的一角,那兒架設了一套灶具。女人拿起一只鍋,從一只塑料桶里倒了半鍋水,走到米袋子邊,遲疑了一下,看了看鐘美馨和程子介︰“真的給我們吃?”

“吃吧,我們還有。”鐘美馨心里一酸,趕緊道。

那女人這才垂下頭去,拼命地捧著米放進鍋里。很快就放了小半鍋,蓋好蓋子端到液化氣灶上,扭開火煮了起來。鐘美馨又拿出干紫菜和干蝦米︰“我們也沒菜,你們拿去煮個湯吧,先每人喝一點暖暖胃,不然等會餓久了突然吃飯也受不了。”

“謝謝小姐,謝謝小姐……”女人哭著接了過去,一邊抹著眼淚,一邊走到灶台邊擺弄了起來。其他的女人圍著程子介和鐘美馨,臉上的神色又是害怕,又是感激,過了一會,一個姑娘輕聲問道︰“你們踫到我們老公了對吧。”

鐘美馨看了看程子介,程子介笑道︰“沒有。我是剛才經過你們門口,听到你們在說幾天沒吃的,要出去找東西吃,我就去給你們拿米了。”

听到程子介開口說話——他剛才一直沒有出聲——床上一直躺著的那個姑娘渾身一震,掙扎著翻過身來,看著程子介,滿臉驚愕,雖然已經餓得沒了人樣,但她赫然竟是甦田田。

“你們、你們住在哪?別人呢?”另一個少婦小心翼翼地問道。

“呃……我們就兩個人啊,昨天才搬到二樓來,找水的。”程子介遲疑了一下,還是如實回答道。

“就、就你們兩個人?外面那麼多那些畜生……你們怎麼會……對了,樓下那些,是、是你們兩個人打死的?”幾個女人都不敢置信地睜著眼楮,驚恐地看著程子介。

“嗯。”程子介頓了頓,敷衍道︰“我吃了一種藥,又練了些功夫,所以比較厲害。我們還有槍。”說著他握起鐘美馨的手,展示了一下手槍。

“哦。”幾個女人這才沒有再問。

這時床上的甦田田終于眼前一黑,暈倒了,腦袋重重的撞在床板上,“咚”的一聲,一個姑娘趕緊跑過去看了看,哭了起來︰“田田,田田……”

程子介倒還沒發現自己的同學,他還先入為主地以為別人叫的是“甜甜”。看到這些女人都有些衣衫不整,甦田田更是躺在床上,他也不好意思湊過去,只是站在門口。

“我去看看。”鐘美馨趕緊走到床邊,檢查了一下,輕聲道︰“沒事,餓的。湯好了沒?”

做飯的少婦趕緊道︰“好了、好了。”說著舀了一碗熱湯,端到床邊。

程子介環顧著室內的環境,嘆息著他們這些人這麼多天來過得實在太苦了。大概是太害怕了,他們才搬到了這間大房間住在一起,希望互相有個照應。這麼些日子過去了,雖然開著窗,房里也彌漫著一股難聞的味道。幾張床都是髒兮兮的,女人們身上也是,一個個人不人鬼不鬼的。

程子介知道,要不是十六,自己只會比他們更慘,說不定已經死了,媽媽也……。

他看了看床邊的鐘美馨,正在慢慢地將一碗熱湯灌進甦田田嘴里。過了一會,甦田田慢慢地睜開了眼楮。茫然地看著四周。

饑餓已經讓她很虛弱了,乍一看到程子介又讓她心情激動,才一下子暈倒了。

這時鍋里的米飯終于冒出了香味,女人們的肚子都咕咕叫了起來,剛才每人喝了一碗湯,實際上讓她們更餓了。很快煮飯的少婦就急不可耐地關了火,揭開鍋蓋,添了一碗半干半稀的米,端起來想了想,捧到鐘美馨面前︰“這位、這位……”

“我姓鐘。”

“鐘小姐,你吃吧。”

“不用,你們先吃吧。”鐘美馨搖了搖頭,那位少婦又捧著碗,看了看門口的程子介,程子介迎上前一步,笑道︰“我也不用,你們餓壞了,快吃吧。”

“謝謝!謝謝1少婦這才將碗遞給了床上的甦田田︰“田田,你都餓暈了,快吃點吧。”

甦田田接過碗,少婦才對另幾個女人說道︰“我們也吃吧。”于是幾個女人圍著飯鍋,每人撈了一大碗,又哭又笑地吃了起來。

程子介在甦田田接過碗的時候才看清了她,大喜起來︰“甦田田!原來你也沒事!我剛听到別人叫田田,還以為是甜蜜的甜呢……媽,媽,這是我同學!甦田田,你不認識我了嗎?我是程子介埃”

甦田田撇了撇干裂的小嘴,眼淚一下子流了出來。她剛才剛認出程子介就想喊,可是硬生生的忍住了。程子介也沒事,讓她很高興,還帶著這麼多米來救了她們。可是自己呢?

她想起這些天的經歷,簡直是一場噩夢。那天她回家不久,媽媽也回來了,一會兒就病倒了。急救電話根本打不通。等爸爸回來的時候,媽媽已經沒了氣息。

她還沒來得及悲傷,媽媽就尸變了,襲擊了守在床邊的爸爸。爸爸一邊渾身是血地被媽媽撕咬著,一邊拼命將她推出門,讓她快跑。

可是她能跑去哪呢?到處都是死人,和死而復生的“人”。這時她家對面的一個男青年救下了她,拼命地跑到這家酒店里來。

接著,世界就迎來了末日。

她在絕望和恐懼中掙扎著,幾次想自己解脫,耳邊卻總是想起爸爸的話︰“田田,快跑!快跑藹—”

她知道自己不能死,于是掙扎著,艱難地活了下來。那個男青年救下了她,帶著她躲到了這個還算安全的地方,給她找吃的,安慰她。終于在一天晚上,當他從身後摟住她的腰的時候,她平靜地沒有拒絕。

她知道自己要報答別人,在這樣的末日里,自己已經沒有選擇的余地了。對方對她很好,沒有用強,還很耐心,也算得上溫柔……于是,她把自己給了他。

當她開始慶幸自己找到了一個不錯的依靠,還不到一個星期,那個男青年就被一只喪尸咬了一口。

在失去意識以前,他把甦田田托付給了自己的堂兄,也就是唐哥。這些日子甦田田也見過不少這樣的互相托付,男人們紛紛死去,死亡之前都會拜托信任的人照顧自己的親人,幸存下來的男人已經開始有兩個老婆了。

她又一次平靜地接受了唐哥,雖然他胖而且丑,但是一個好人,出去踫到危險,他總是顧著兄弟們,沖鋒在前,撤退在後。更沒有欺負她。那時食物已經開始變少了,在吃不飽的時候他寧可自己不吃也要給甦田田吃,總是笑呵呵地說︰“我胖著呢,脂肪多,餓不死。你那麼瘦……”

唐哥實際上只要了她兩三次,最近些日子大家都在挨餓,也沒有再踫她。但是甦田田一下子看到程子介,那個曾經在她少女的芳心里投下微微的漣漪的男孩,卻不知道自己怎麼面對他。他甚至在這末日後變得比以前更帥,更成熟,身材也健美了不少,笑容還是那麼陽光,可是自己人不人鬼不鬼,而且已經有過兩個男人了……

程子介卻不知道這一切,只顧著欣喜又遇到一個熟人。鐘美馨卻看著甦田田,拉了程子介的手一把︰“小杰!她剛還餓暈了,你讓別人先吃點東西埃”

“哦,好好。”程子介不好意思站了起來,不再湊在甦田田身邊。甦田田捧著碗,柔腸百結,眼淚一顆顆地滾落在碗里。

鐘美馨看著她,隱約猜到了些什麼,嘆了口氣︰“沒事了,快吃點吧,別又暈倒了。”

“謝謝阿姨。”甦田田答應了一聲,流著眼淚,大口地吃起飯來。

突然一個靠在窗戶邊狼吞虎咽的女人停下了筷子,看著窗外,驚叫了一聲︰“快看1

程子介也好奇地湊了過去,看到酒店的圍牆外,路上的喪尸紛紛騷動起來,圍向一棵行道樹下。濃綠的樹冠遮擋了視線,看不清發生了什麼。女人們面面相覷,突然一個就咧了咧嘴哭了起來︰“老公。”頓時屋里又一片哭聲。

程子介想到那幾個出去找食物的男人,馬上明白了。趕緊道︰“別急1跑到房間門口抄起自己那把從不離身的釘錘,就從四樓的窗口跳了出去,穩穩地落在草坪上,然後飛奔了兩步,微微蹲下身子,一下子跳上了酒店的圍牆。。”一邊拉開門︰“快進來……”

除了床上躺著的那個女孩,其他的女人都圍了過來,看著程子介將米袋子放在地上,“呲”地拉開了一個口子,雪白晶瑩的米粒在散射進會議室的陽光中閃閃發亮。女人們的眼珠子都直了起來,其中一個終于忍不住,走過去抓起一把就往嘴里塞。

“別急。”鐘美馨輕聲道。她們嚇了一跳,以為鐘美馨要變卦,臉上頓時浮現出絕望的神情。

鐘美馨趕緊解釋道︰“別怕,我是叫你們煮了再吃。你們餓久了,吃生米的話不但消化不了,而且可能造成胃出血什麼的。再忍一會吧。你們有煮飯的東西嗎?”

“有、有……”一個女人趕緊軟綿綿地走向會議室的一角,那兒架設了一套灶具。女人拿起一只鍋,從一只塑料桶里倒了半鍋水,走到米袋子邊,遲疑了一下,看了看鐘美馨和程子介︰“真的給我們吃?”

“吃吧,我們還有。”鐘美馨心里一酸,趕緊道。

那女人這才垂下頭去,拼命地捧著米放進鍋里。很快就放了小半鍋,蓋好蓋子端到液化氣灶上,扭開火煮了起來。鐘美馨又拿出干紫菜和干蝦米︰“我們也沒菜,你們拿去煮個湯吧,先每人喝一點暖暖胃,不然等會餓久了突然吃飯也受不了。”

“謝謝小姐,謝謝小姐……”女人哭著接了過去,一邊抹著眼淚,一邊走到灶台邊擺弄了起來。其他的女人圍著程子介和鐘美馨,臉上的神色又是害怕,又是感激,過了一會,一個姑娘輕聲問道︰“你們踫到我們老公了對吧。”

鐘美馨看了看程子介,程子介笑道︰“沒有。我是剛才經過你們門口,听到你們在說幾天沒吃的,要出去找東西吃,我就去給你們拿米了。”

听到程子介開口說話——他剛才一直沒有出聲——床上一直躺著的那個姑娘渾身一震,掙扎著翻過身來,看著程子介,滿臉驚愕,雖然已經餓得沒了人樣,但她赫然竟是甦田田。

“你們、你們住在哪?別人呢?”另一個少婦小心翼翼地問道。

“呃……我們就兩個人啊,昨天才搬到二樓來,找水的。”程子介遲疑了一下,還是如實回答道。

“就、就你們兩個人?外面那麼多那些畜生……你們怎麼會……對了,樓下那些,是、是你們兩個人打死的?”幾個女人都不敢置信地睜著眼楮,驚恐地看著程子介。

“嗯。”程子介頓了頓,敷衍道︰“我吃了一種藥,又練了些功夫,所以比較厲害。我們還有槍。”說著他握起鐘美馨的手,展示了一下手槍。

“哦。”幾個女人這才沒有再問。

這時床上的甦田田終于眼前一黑,暈倒了,腦袋重重的撞在床板上,“咚”的一聲,一個姑娘趕緊跑過去看了看,哭了起來︰“田田,田田……”

程子介倒還沒發現自己的同學,他還先入為主地以為別人叫的是“甜甜”。看到這些女人都有些衣衫不整,甦田田更是躺在床上,他也不好意思湊過去,只是站在門口。

“我去看看。”鐘美馨趕緊走到床邊,檢查了一下,輕聲道︰“沒事,餓的。湯好了沒?”

做飯的少婦趕緊道︰“好了、好了。”說著舀了一碗熱湯,端到床邊。

程子介環顧著室內的環境,嘆息著他們這些人這麼多天來過得實在太苦了。大概是太害怕了,他們才搬到了這間大房間住在一起,希望互相有個照應。這麼些日子過去了,雖然開著窗,房里也彌漫著一股難聞的味道。幾張床都是髒兮兮的,女人們身上也是,一個個人不人鬼不鬼的。

程子介知道,要不是十六,自己只會比他們更慘,說不定已經死了,媽媽也……。

他看了看床邊的鐘美馨,正在慢慢地將一碗熱湯灌進甦田田嘴里。過了一會,甦田田慢慢地睜開了眼楮。茫然地看著四周。

饑餓已經讓她很虛弱了,乍一看到程子介又讓她心情激動,才一下子暈倒了。

這時鍋里的米飯終于冒出了香味,女人們的肚子都咕咕叫了起來,剛才每人喝了一碗湯,實際上讓她們更餓了。很快煮飯的少婦就急不可耐地關了火,揭開鍋蓋,添了一碗半干半稀的米,端起來想了想,捧到鐘美馨面前︰“這位、這位……”

“我姓鐘。”

“鐘小姐,你吃吧。”

“不用,你們先吃吧。”鐘美馨搖了搖頭,那位少婦又捧著碗,看了看門口的程子介,程子介迎上前一步,笑道︰“我也不用,你們餓壞了,快吃吧。”

“謝謝!謝謝1少婦這才將碗遞給了床上的甦田田︰“田田,你都餓暈了,快吃點吧。”

甦田田接過碗,少婦才對另幾個女人說道︰“我們也吃吧。”于是幾個女人圍著飯鍋,每人撈了一大碗,又哭又笑地吃了起來。

程子介在甦田田接過碗的時候才看清了她,大喜起來︰“甦田田!原來你也沒事!我剛听到別人叫田田,還以為是甜蜜的甜呢……媽,媽,這是我同學!甦田田,你不認識我了嗎?我是程子介埃”

甦田田撇了撇干裂的小嘴,眼淚一下子流了出來。她剛才剛認出程子介就想喊,可是硬生生的忍住了。程子介也沒事,讓她很高興,還帶著這麼多米來救了她們。可是自己呢?

她想起這些天的經歷,簡直是一場噩夢。那天她回家不久,媽媽也回來了,一會兒就病倒了。急救電話根本打不通。等爸爸回來的時候,媽媽已經沒了氣息。

她還沒來得及悲傷,媽媽就尸變了,襲擊了守在床邊的爸爸。爸爸一邊渾身是血地被媽媽撕咬著,一邊拼命將她推出門,讓她快跑。

可是她能跑去哪呢?到處都是死人,和死而復生的“人”。這時她家對面的一個男青年救下了她,拼命地跑到這家酒店里來。

接著,世界就迎來了末日。

她在絕望和恐懼中掙扎著,幾次想自己解脫,耳邊卻總是想起爸爸的話︰“田田,快跑!快跑藹—”

她知道自己不能死,于是掙扎著,艱難地活了下來。那個男青年救下了她,帶著她躲到了這個還算安全的地方,給她找吃的,安慰她。終于在一天晚上,當他從身後摟住她的腰的時候,她平靜地沒有拒絕。

她知道自己要報答別人,在這樣的末日里,自己已經沒有選擇的余地了。對方對她很好,沒有用強,還很耐心,也算得上溫柔……于是,她把自己給了他。

當她開始慶幸自己找到了一個不錯的依靠,還不到一個星期,那個男青年就被一只喪尸咬了一口。

在失去意識以前,他把甦田田托付給了自己的堂兄,也就是唐哥。這些日子甦田田也見過不少這樣的互相托付,男人們紛紛死去,死亡之前都會拜托信任的人照顧自己的親人,幸存下來的男人已經開始有兩個老婆了。

她又一次平靜地接受了唐哥,雖然他胖而且丑,但是一個好人,出去踫到危險,他總是顧著兄弟們,沖鋒在前,撤退在後。更沒有欺負她。那時食物已經開始變少了,在吃不飽的時候他寧可自己不吃也要給甦田田吃,總是笑呵呵地說︰“我胖著呢,脂肪多,餓不死。你那麼瘦……”

唐哥實際上只要了她兩三次,最近些日子大家都在挨餓,也沒有再踫她。但是甦田田一下子看到程子介,那個曾經在她少女的芳心里投下微微的漣漪的男孩,卻不知道自己怎麼面對他。他甚至在這末日後變得比以前更帥,更成熟,身材也健美了不少,笑容還是那麼陽光,可是自己人不人鬼不鬼,而且已經有過兩個男人了……

程子介卻不知道這一切,只顧著欣喜又遇到一個熟人。鐘美馨卻看著甦田田,拉了程子介的手一把︰“小杰!她剛還餓暈了,你讓別人先吃點東西埃”

“哦,好好。”程子介不好意思站了起來,不再湊在甦田田身邊。甦田田捧著碗,柔腸百結,眼淚一顆顆地滾落在碗里。

鐘美馨看著她,隱約猜到了些什麼,嘆了口氣︰“沒事了,快吃點吧,別又暈倒了。”

“謝謝阿姨。”甦田田答應了一聲,流著眼淚,大口地吃起飯來。

突然一個靠在窗戶邊狼吞虎咽的女人停下了筷子,看著窗外,驚叫了一聲︰“快看1

程子介也好奇地湊了過去,看到酒店的圍牆外,路上的喪尸紛紛騷動起來,圍向一棵行道樹下。濃綠的樹冠遮擋了視線,看不清發生了什麼。女人們面面相覷,突然一個就咧了咧嘴哭了起來︰“老公。”頓時屋里又一片哭聲。【泡文小說中文網】

程子介想到那幾個出去找食物的男人,馬上明白了。趕緊道︰“別急1跑到房間門口抄起自己那把從不離身的釘錘,就從四樓的窗口跳了出去,穩穩地落在草坪上,然後飛奔了兩步,微微蹲下身子,一下子跳上了酒店的圍牆。

本書由泡文小說中文網 - 小說在線閱讀網快速更新,如果您喜歡這部小說,請點擊收藏,加入書簽,記得要推薦本書哦.
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
  • (上一頁)
  • 喪尸不喪尸(目錄)
  • (下一頁)
  • 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 泡文小說中文網

    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泡文中文小說網是一個中文網路小說網站。提供玄幻中文小說,修真中文小說,網游中文小說,言情中文小說,穿越中文小說。精彩的網路小說盡在泡文小說中文網。

    聯系方式:3311985783#qq.com(將#替換為@)

    免責聲明:
    本站所有文學作品均由小說搜索引擎以非人工方式自動搜索第三方網頁而成,所有文學作品都可以在第三方網頁上以公開的方式被找到,不代表本站同意這些文學作品的立場和內容。 您注冊的用戶名、電子郵件地址等個人資料,非經您親自許可或根據相關法律、法規的強制性規定,本站不會主動地泄露給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