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注冊取回密碼 | 簡體版繁體版 
網站首頁
小說排行
最近更新
女生言情小說
最新入庫
玄幻魔幻小說
修真小說
科幻小說
完結小說
偵探懸疑
穿越小說
恐怖靈異
都市言情小說
網游小說
名稱搜索
作者搜索
標簽搜索
當前位置:泡文小說中文網>網游動漫>喪尸不喪尸> 第九十章使者

喪尸不喪尸

第九十章使者

選擇背景顏色︰
喪尸不喪尸 網游動漫

歸途安穩,沒有遇到任何變故。車隊逶迤回到黃雲山腳的時候倒是嚇了放哨的李正一大跳,因為程子介換了一隊他沒見過的軍車。老遠看到車隊的時候,他就掏出對講機拼命地呼叫起鄧團長來,直到程子介從打頭的吉普車上跳下,他才看清是自己人,趕緊收起槍對著對講機喊道︰“哎——是老大,老大回來了——”

“小李。”程子介滿臉笑容地上前來笑道︰“跟家里說一聲,武器都搬回來了。叫家里的人帶人力車下來運吧。”

“是,鄧大哥,老大說……嗯、好……”李正講了幾句,將對講機遞給程子介︰“老大,鄧大哥有事。”

程子介不由得心中一緊,趕緊接過步話機,焦急地問道︰“老鄧!什麼事?”

鄧團長听出了程子介話音里的不安,畢竟張耀輝才剛出意外,現在听到家里有事,程子介自然是有些緊張,趕緊輕松地笑道︰“老大別急,就是我們抓了兩個人……你回來再給你細說。”

“哦。”程子介這才舒了口氣,將步話機還給李正︰“行,耀煌,你先在這看著,等會老****車下來運槍。我先回去。”

“是,老大。”張耀煌答應了一聲,目送程子介的身影飛快地消失在蜿蜒的山路上,回過身來一巴掌打掉了一位手下嘴里的煙︰“作死啊,車上那麼多炸藥。”

“呃……張哥,對不住,忘了。”那手下趕緊訕笑著。

程子介很快就回到了小廣場邊,鄧團長正指揮著留守的十來名手下集中起來,推著各種人力車準備出發前去轉運武器。眾人看到程子介,紛紛上來行禮致意,程子介笑著打了個招呼,就徑直來到鄧團長面前︰“老鄧,怎麼回事,抓的人呢?”

“其實也不算抓,昨晚我們在水電站值班的兩個弟兄今天上午回來的時候帶回來兩個人,說是新金那邊的,……具體的,我這轉述也不清楚,老大還是親自去問他們吧,現在在里面一間房里休息,小武看著呢。我剛派人給老李說了一聲,他馬上從田里——老李。”鄧團長說著向防空洞旁邊揮了揮手,程子介回頭一看,果然是李建斌,兩只褲管卷在膝蓋處,滿腿是泥,急匆匆地剛從樹林內跑出來。

“老李。”程子介喊了一聲,對鄧團長笑道︰“行了,你先帶人去搬武器吧。”說著就迎上李建斌,兩人一起走向防空洞內。

一進洞口,程子介就急匆匆地問道︰“老李,怎麼回事,我們守水電站的兩位弟兄沒槍,只有一把弩,那個電工也不是很能打,怎麼能抓到兩個人的。”

“那兩位弟兄說,那兩個人是去水電站看情況的。他們是帶著槍沒錯,但是看到我們的人已經佔了水電站以後,表現得很友好,根本沒有和我們那兩位弟兄起沖突,主動就把槍交給他們兩個,說要跟著來見見老大,想商量些事。”

“哦……他們是哪兒的?”程子介舒了口氣,這麼說,這兩人其實更像是使者。

“新金的。從黃雲山東邊上山,走山路找到水電站的。”

“是他們……”程子介點了點頭︰“他們帶著什麼槍來的?”

“一把手槍,一把微型沖鋒槍,小武拿著呢。”李建斌笑道。

“看樣子真是打算和我們商量些事。”程子介想起朱老五和瘟君,心里又是一陣沉甸甸的。要是大家都能和平共處多好埃

“是啊,兩人看著都挺穩重的,老大見了面再問問他們吧——小武。”說話間李建斌已經帶著程子介來到了一間房門口,小武肩上背著一把黑黝黝的微沖,腰間插著兩把手槍,笑著迎上前來。

“怎麼樣?”

“沒什麼事,兩人都挺安靜的,就是問了兩次老大回沒回來。”小武一邊說,一邊從外面打開了反鎖的房門,對房內喊道︰“我們老大回來了。”

程子介隨著小武進了房間,就著桌子上的充電燈的燈光,看到桌邊站起了兩個男人,一個三十出頭,一個二十多的樣子,身材矯健,衣著整潔,形象還算是健康精神。

兩位男子看到程子介年輕的臉,不由得對視了一眼,半信半疑地抱拳道︰“程老大?”

程子介看了看桌子上兩人的茶杯已經空了,皺了皺眉頭︰“兩位抱歉了,我不在家,招待不周請多擔待。小武,再去給兩位倒杯茶——”

“不用不用1“豈敢豈敢——”兩人趕緊齊聲道︰“武老大別去了,茶已經夠了。”

“你們在這呆了一天?”程子介也不勉強,微笑道︰“既然如此,跟我出去透透氣吧。”說著在前面打頭,帶著他們走向防空洞外。

兩人趕緊跟在程子介身後,最後是小武小心翼翼地監視著他們。程子介倒是輕松,因為兩個手無寸鐵的人對自己是沒有任何威脅的。很快回到小廣場上,程子介帶他們在那棵大樹下坐好,開門見山地道︰“兩位是新金的?”

“是,老大。”那位年長些的男子趕緊答道。

程子介掏出香煙給他們分發了一支,自己也點燃了一支︰“嗯,到我們這有多遠?”

“三十里地。”

“哦,這麼遠走來的?挺辛苦埃”

“哪里,我們騎自行車到那邊山腳下,然後上山,只走了不到十里地的山路。”

“那還好。你們兩位貴姓?你們老大呢?”

“不敢,免貴姓林。這位姓馮。我們當家的姓周。”

“哦,林兄,馮兄。你們周當家的以前是干啥的呀。”

“哎老大,不敢不敢,叫我大林就行……我們當家的原來是縣武警中隊的一個班長。出事的時候武警中隊正在我們新金訓練,正好帶著武器。他就開始召集幸存者,慢慢地把我們新金附近的人都集中起來了。”

“這樣埃那你們現在有多少人?”

“男的一百多,女的有三百出頭的樣子。”

“你們人數不少。都有武器?”

“程老大見笑了,有槍的不到一半。”

程子介不停地詢問著對方的情況,那男子對答如流,神情坦然,看起來沒有任何欺騙程子介的意思。問了些基本的信息,程子介終于回到正題︰

“听說你們想見我是有事商量?”

“是,打擾程老大了。我們前兩天才剛掃清鄉上,暫時是安全了。我們當家的想起來山里有個水電站,就派我們兩個先來看看情況。”

“原來如此。但是很抱歉,這水電站是我們先行啟用了。”

“我們想見老大正是為這事。程老大,這水電站的裝機容量我看了一下,你們的人絕對用不完,白白的也是浪費。所以我們想跟您商量一下,能不能勻一部分電給我們?我們也就是想照個明,不會用大功率電器。”

“勻一部分電給你們?”程子介遲疑起來,那位年長些的男子有些緊張地站在那里,雙手的手指緊緊地絞在一起,滿臉期待地看著程子介解釋道︰“當然不會讓程老大白給。我剛才和李老大武老大兩人閑聊了一會,听說老大這兒生活很好,就是缺乏肉蛋奶這些食品。正好我們新金是整個海源的畜牧養殖基地,生豬、肉牛、山羊什麼的都有,原來就是供應整個海源的。現在我們清理了鄉里,找到了很多沒死的牲畜繼續養起來了。還有奶牛,養雞場也有不少雞剩著,又開始下蛋了。那些東西我們的人也吃不完,要是老大願意的話,我們不如這麼交換著?我們給老大這兒供應肉食,老大給我們那兒供電。您覺得怎麼樣?”

原來如此。對方提出的實在是一個很有誘惑力的提議。的確,程子介的團隊雖然被朱老五的人搶佔了茭洲鎮上剩下的糧食,但之前拉回來的存糧已經足夠吃上很久了。只是一直極端缺乏副食品,新種下的蔬菜還要些時間才能收成,這兩天眾人幾乎是開始吃白飯了。

這個雙河縣的副食品產出地點都比較集中︰白尾鄉在小凌河邊上,是水產養殖基地,有豐富的魚蝦蟹,但是陵川的人為了那些魚塘已經做下了不少傷天害理的事情,程子介不覺得他們能和自己和平共處。玉佛寺鎮有些蔬菜大棚,但是和朱老五已經發生了沖突。還有兩個鄉都有不少稻米和蔬菜的種植,但是未曾謀面,也不知道對方的狀況。只有茭洲附近則主要是種著坑爹的經濟作物,不能吃不能喝。

目前看來,幸存者們也並不是全都那麼心狠手辣殘忍無道的。新金的幸存者們表示的和平共處的意願讓程子介覺得世界美好了不少。想了想,他還是謹慎地問道︰“你們周當家的知道我們這兒有人?”

那男子趕緊笑道︰“不知道,但是我出門前我們當家的叮囑我說,如果水電站沒人,我們就佔了。有人的話,就找對方當家的好好談談,看能不能這麼互相幫助,這樣對大家都有好處,雙贏。”

程子介點點頭,贊欣︰“是啊,這主意看起來是不錯。不過我也不能這麼輕率地回答你們。等我們商量一下再答復你吧。”

“是,程老大。”那男子看了看天色︰“既然如此,我的話也帶到了,還請程老大好好斟酌一番。我們就先不打擾,回去給我們當家的復命了。不知道程老大什麼時候能給我們答復?”

“嗯……明天上午。”程子介笑道。

“行,那明天上午我們再來討個回話。”那男子笑著站起身,拱了拱手。程子介笑道︰“好,那就有勞兩位了。小武,把他們的槍還給他們吧,路上小心。對了,你們現在就住在新金鄉上?”

“對。”

“一個鄉喪尸不少吧。你們既然清理了,豈不是氣味難聞?”

“啊,前天晚上我們把干掉的喪尸聚集在一起,一把火都燒了。”

“難怪我前天晚上在山上看見你們那邊一大片火,還不知道是干什麼的。”程子介這才揭曉了那個疑問,輕松地大笑著站起來,對兩人拱了拱手︰“既然如此,天色也不早了。山路難行,我就不虛留兩位了。請。”。”

“呃……張哥,對不住,忘了。”那手下趕緊訕笑著。

程子介很快就回到了小廣場邊,鄧團長正指揮著留守的十來名手下集中起來,推著各種人力車準備出發前去轉運武器。眾人看到程子介,紛紛上來行禮致意,程子介笑著打了個招呼,就徑直來到鄧團長面前︰“老鄧,怎麼回事,抓的人呢?”

“其實也不算抓,昨晚我們在水電站值班的兩個弟兄今天上午回來的時候帶回來兩個人,說是新金那邊的,……具體的,我這轉述也不清楚,老大還是親自去問他們吧,現在在里面一間房里休息,小武看著呢。我剛派人給老李說了一聲,他馬上從田里——老李。”鄧團長說著向防空洞旁邊揮了揮手,程子介回頭一看,果然是李建斌,兩只褲管卷在膝蓋處,滿腿是泥,急匆匆地剛從樹林內跑出來。

“老李。”程子介喊了一聲,對鄧團長笑道︰“行了,你先帶人去搬武器吧。”說著就迎上李建斌,兩人一起走向防空洞內。

一進洞口,程子介就急匆匆地問道︰“老李,怎麼回事,我們守水電站的兩位弟兄沒槍,只有一把弩,那個電工也不是很能打,怎麼能抓到兩個人的。”

“那兩位弟兄說,那兩個人是去水電站看情況的。他們是帶著槍沒錯,但是看到我們的人已經佔了水電站以後,表現得很友好,根本沒有和我們那兩位弟兄起沖突,主動就把槍交給他們兩個,說要跟著來見見老大,想商量些事。”

“哦……他們是哪兒的?”程子介舒了口氣,這麼說,這兩人其實更像是使者。

“新金的。從黃雲山東邊上山,走山路找到水電站的。”

“是他們……”程子介點了點頭︰“他們帶著什麼槍來的?”

“一把手槍,一把微型沖鋒槍,小武拿著呢。”李建斌笑道。

“看樣子真是打算和我們商量些事。”程子介想起朱老五和瘟君,心里又是一陣沉甸甸的。要是大家都能和平共處多好埃

“是啊,兩人看著都挺穩重的,老大見了面再問問他們吧——小武。”說話間李建斌已經帶著程子介來到了一間房門口,小武肩上背著一把黑黝黝的微沖,腰間插著兩把手槍,笑著迎上前來。

“怎麼樣?”

“沒什麼事,兩人都挺安靜的,就是問了兩次老大回沒回來。”小武一邊說,一邊從外面打開了反鎖的房門,對房內喊道︰“我們老大回來了。”

程子介隨著小武進了房間,就著桌子上的充電燈的燈光,看到桌邊站起了兩個男人,一個三十出頭,一個二十多的樣子,身材矯健,衣著整潔,形象還算是健康精神。

兩位男子看到程子介年輕的臉,不由得對視了一眼,半信半疑地抱拳道︰“程老大?”

程子介看了看桌子上兩人的茶杯已經空了,皺了皺眉頭︰“兩位抱歉了,我不在家,招待不周請多擔待。小武,再去給兩位倒杯茶——”

“不用不用1“豈敢豈敢——”兩人趕緊齊聲道︰“武老大別去了,茶已經夠了。”

“你們在這呆了一天?”程子介也不勉強,微笑道︰“既然如此,跟我出去透透氣吧。”說著在前面打頭,帶著他們走向防空洞外。

兩人趕緊跟在程子介身後,最後是小武小心翼翼地監視著他們。程子介倒是輕松,因為兩個手無寸鐵的人對自己是沒有任何威脅的。很快回到小廣場上,程子介帶他們在那棵大樹下坐好,開門見山地道︰“兩位是新金的?”

“是,老大。”那位年長些的男子趕緊答道。

程子介掏出香煙給他們分發了一支,自己也點燃了一支︰“嗯,到我們這有多遠?”

“三十里地。”

“哦,這麼遠走來的?挺辛苦埃”

“哪里,我們騎自行車到那邊山腳下,然後上山,只走了不到十里地的山路。”

“那還好。你們兩位貴姓?你們老大呢?”

“不敢,免貴姓林。這位姓馮。我們當家的姓周。”

“哦,林兄,馮兄。你們周當家的以前是干啥的呀。”

“哎老大,不敢不敢,叫我大林就行……我們當家的原來是縣武警中隊的一個班長。出事的時候武警中隊正在我們新金訓練,正好帶著武器。他就開始召集幸存者,慢慢地把我們新金附近的人都集中起來了。”

“這樣埃那你們現在有多少人?”

“男的一百多,女的有三百出頭的樣子。”

“你們人數不少。都有武器?”

“程老大見笑了,有槍的不到一半。”

程子介不停地詢問著對方的情況,那男子對答如流,神情坦然,看起來沒有任何欺騙程子介的意思。問了些基本的信息,程子介終于回到正題︰

“听說你們想見我是有事商量?”

“是,打擾程老大了。我們前兩天才剛掃清鄉上,暫時是安全了。我們當家的想起來山里有個水電站,就派我們兩個先來看看情況。”

“原來如此。但是很抱歉,這水電站是我們先行啟用了。”

“我們想見老大正是為這事。程老大,這水電站的裝機容量我看了一下,你們的人絕對用不完,白白的也是浪費。所以我們想跟您商量一下,能不能勻一部分電給我們?我們也就是想照個明,不會用大功率電器。”

“勻一部分電給你們?”程子介遲疑起來,那位年長些的男子有些緊張地站在那里,雙手的手指緊緊地絞在一起,滿臉期待地看著程子介解釋道︰“當然不會讓程老大白給。我剛才和李老大武老大兩人閑聊了一會,听說老大這兒生活很好,就是缺乏肉蛋奶這些食品。正好我們新金是整個海源的畜牧養殖基地,生豬、肉牛、山羊什麼的都有,原來就是供應整個海源的。現在我們清理了鄉里,找到了很多沒死的牲畜繼續養起來了。還有奶牛,養雞場也有不少雞剩著,又開始下蛋了。那些東西我們的人也吃不完,要是老大願意的話,我們不如這麼交換著?我們給老大這兒供應肉食,老大給我們那兒供電。您覺得怎麼樣?”

原來如此。對方提出的實在是一個很有誘惑力的提議。的確,程子介的團隊雖然被朱老五的人搶佔了茭洲鎮上剩下的糧食,但之前拉回來的存糧已經足夠吃上很久了。只是一直極端缺乏副食品,新種下的蔬菜還要些時間才能收成,這兩天眾人幾乎是開始吃白飯了。

這個雙河縣的副食品產出地點都比較集中︰白尾鄉在小凌河邊上,是水產養殖基地,有豐富的魚蝦蟹,但是陵川的人為了那些魚塘已經做下了不少傷天害理的事情,程子介不覺得他們能和自己和平共處。玉佛寺鎮有些蔬菜大棚,但是和朱老五已經發生了沖突。還有兩個鄉都有不少稻米和蔬菜的種植,但是未曾謀面,也不知道對方的狀況。只有茭洲附近則主要是種著坑爹的經濟作物,不能吃不能喝。

目前看來,幸存者們也並不是全都那麼心狠手辣殘忍無道的。新金的幸存者們表示的和平共處的意願讓程子介覺得世界美好了不少。想了想,他還是謹慎地問道︰“你們周當家的知道我們這兒有人?”

那男子趕緊笑道︰“不知道,但是我出門前我們當家的叮囑我說,如果水電站沒人,我們就佔了。有人的話,就找對方當家的好好談談,看能不能這麼互相幫助,這樣對大家都有好處,雙贏。”

程子介點點頭,贊欣︰“是啊,這主意看起來是不錯。不過我也不能這麼輕率地回答你們。等我們商量一下再答復你吧。”

“是,程老大。”那男子看了看天色︰“既然如此,我的話也帶到了,還請程老大好好斟酌一番。我們就先不打擾,回去給我們當家的復命了。不知道程老大什麼時候能給我們答復?”

“嗯……明天上午。”程子介笑道。

“行,那明天上午我們再來討個回話。”那男子笑著站起身,拱了拱手。程子介笑道︰“好,那就有勞兩位了。小武,把他們的槍還給他們吧,路上小心。對了,你們現在就住在新金鄉上?”【泡文小說中文網】

“對。”

“一個鄉喪尸不少吧。你們既然清理了,豈不是氣味難聞?”

“啊,前天晚上我們把干掉的喪尸聚集在一起,一把火都燒了。”

“難怪我前天晚上在山上看見你們那邊一大片火,還不知道是干什麼的。”程子介這才揭曉了那個疑問,輕松地大笑著站起來,對兩人拱了拱手︰“既然如此,天色也不早了。山路難行,我就不虛留兩位了。請。”

本書由泡文小說中文網 - 小說在線閱讀網快速更新,如果您喜歡這部小說,請點擊收藏,加入書簽,記得要推薦本書哦.
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
  • (上一頁)
  • 喪尸不喪尸(目錄)
  • (下一頁)
  • 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 泡文小說中文網

    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泡文中文小說網是一個中文網路小說網站。提供玄幻中文小說,修真中文小說,網游中文小說,言情中文小說,穿越中文小說。精彩的網路小說盡在泡文小說中文網。

    聯系方式:3311985783#qq.com(將#替換為@)

    免責聲明:
    本站所有文學作品均由小說搜索引擎以非人工方式自動搜索第三方網頁而成,所有文學作品都可以在第三方網頁上以公開的方式被找到,不代表本站同意這些文學作品的立場和內容。 您注冊的用戶名、電子郵件地址等個人資料,非經您親自許可或根據相關法律、法規的強制性規定,本站不會主動地泄露給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