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注冊取回密碼 | 簡體版繁體版 
網站首頁
小說排行
最近更新
女生言情小說
最新入庫
玄幻魔幻小說
修真小說
科幻小說
完結小說
偵探懸疑
穿越小說
恐怖靈異
都市言情小說
網游小說
名稱搜索
作者搜索
標簽搜索
當前位置:泡文小說中文網>網游動漫>喪尸不喪尸> 第一百零六章勸解

喪尸不喪尸

第一百零六章勸解

選擇背景顏色︰
喪尸不喪尸 網游動漫

程子介這才想到了這樣的可能性,看著鐘美馨的目光頓時呆住了,眾人也一下子安靜了下來。鐘美馨繼續道︰“現在的情況,為了我們自己,當然是結盟最好。但是一旦結盟了,小杰,你得知道你可能陷入兩難的境地。叫你眼睜睜地看著他們做出各種暴行,媽知道你忍不祝但是你若是主動和他們翻臉,又成了背信棄義,媽知道你也做不出來。最後的結果,很可能把你自己憋屈死了,媽只是告訴你要做好這樣的心理準備。”

知子莫若母,只有鐘美馨會想到這樣的問題。程子介的心里頓時又沉重起來。是啊,自己對新金的人一無所知,要是他們真的像鐘美馨說的,比另兩處的人更壞,怎麼辦?

“老大。”李建斌又緩緩地開口了︰“不管怎麼樣,如今的情勢,我們明天不能拒絕他們。我們可以先回答他們願意交換,但是細節要商量清楚。然後老大說要派兩個人回訪一下他們老大听听他們老大的意見,找兩個人,去他們那兒看看他們的情況。等他們回來了再做定奪。”

“……嗯,可以。協議還沒具體達成的時候,可以先拖幾天,要是他們也是喪心病狂不能和他們共處的,再拒絕也不算不守信用。”程子介微笑著點了點頭︰“就這麼辦。”

“是,老大。”又解決了這個問題,大家輕松了不少。程子介看著眾人都是滿臉倦色,笑著站起身來︰“行了,沒別的事,大家都去好好休息,養好精神。朱老五的人隨時會打過來。”

手下們答應著,離開了程子介的房間。這一天如此漫長,程子介總算輕松了下來,看著扶著桌子,眼楮都快睜不開的甦田田和呵欠連天的蕭玉梅,柔聲道︰”好老婆,都去睡吧。媽,你也睡吧,我去洗個澡。“

“老公,你也早點休息……”甦田田和蕭玉梅趕緊爬上了床,鐘美馨卻在桌子邊坐了下來,看著程子介微笑道︰“你去洗吧,洗完了回來給我看看你的傷。”

“嗯。”程子介在鐘美馨面前完全恢復了乖男孩的形象,這一天勞心費力還受傷,早就想著在媽媽懷里撒一會嬌了。接過鐘美馨遞過來的換洗衣服,在她臉上親了一下,小跑著離開了房間。

鐘美馨看著他的背影,不由得嘆了口氣,這些日子他這樣的舉動越來越少了。在這樣嚴酷的環境下,程子介成長的很快,再也不是災難發生以前那個單純的少年。以後他只會越來越堅決、果斷、霸氣……這樣也好,自己這個做媽媽的,也可以少操很多心……

凌晨的防空洞內悄無聲息,程子介一個人來到水井邊,提起一桶水兜頭澆了下來。一邊放松了身體,一邊放空著精神,不再去想今天那些亂七八糟的事情。雖然很想好好放松一下,但夜已經太深。再折騰,估計天都要亮了。

也罷。冰涼的井水打濕了手臂上的紗布,刺激著傷口,疼得程子介呲牙咧嘴地吸著涼氣。草草沖完了了澡,回到房間的時候鐘美馨已經準備好了藥品紗布,坐在桌子邊靜靜地等他回來。

“媽。”程子介一邊微笑著打招呼,一邊回屋角放下水桶衣服。燈光下鐘美馨的臉頰有一種夢幻般的嬌美,程子介坐到她身邊柔聲道︰“辛苦你了。”

鐘美馨微笑著搖了搖頭,掠了掠腮邊的一縷秀發,開始解開程子介手臂上的紗布。很快露出了傷口,鐘美馨仔細就著燈光看了看,松了口氣︰“沒什麼大礙。”

“我說了啊,就是個擦傷。”

鐘美馨看著他皺著的眉頭︰“疼得厲害嗎。”

“啊,是有點疼,不過還好。”程子介微笑著趕緊舒展開了眉毛︰“小靜那滿身是傷的,我怕才疼的難受。”

“原來是擔心她呀。”鐘美馨一邊清洗他的傷口,一邊輕笑著︰“那你剛才還對她那麼凶。”

“我已經很忍耐了好不好礙…真想扇她兩巴掌。”

“你扇她兩巴掌也比趕她去種地好埃她那麼要強的女孩子,讓她天天去面朝黃土背朝天的,實在是太嚴厲了。更主要的是剝奪了她將功補過的機會。”

“哎喲!媽——還將功補過呢!別再給我惹出什麼事來,就謝天謝地了。”

“小杰。媽不是說你不該處罰她。只是可以考慮換個方式埃現在我們面臨兩個地方的敵人,那些人要訓練也不是一兩天就能行的。你把她趕去種地,實際上對她和大家都是損失。她沒有了施展才華的機會,大家也少了一個優秀的戰斗力。”

“媽,你不知道,她今天這事真的是很過分。至大家的安危于不顧,輕率行動。不但自己遇險,還連累所有人擔驚受怕。我去救她的時候雖說順利,但是這樣救人總是有風險的。”頓了頓,程子介恨恨地道︰“……還為了救她殺了個人。”

鐘美馨不由得笑了起來︰“原來是這樣,你是因為殺了人心里不痛快,遷怒于她埃”

“啊?媽,我沒有啊,我的意思是,她要是不那麼魯莽,我也不用殺那個人……哎。”

鐘美馨沉默了一會,輕輕地為程子介的傷口涂上一些藥品,看著子彈撕裂開的那條長長的傷口︰“小杰,你這個傷口,還是要縫合一下才行,否則很難愈合,還可能感染。”

“明天再縫吧,今天太晚了。”程子介趕緊道。鐘美馨也不再勉強,繼續靜靜地為他處理傷口。倒是程子介沉默了一會,有些不安起來︰“媽,我好像是不該趕她去種地。”

“呵……”鐘美馨輕笑了一聲,水汪汪的大眼楮溫柔地看著他。程子介越發不安起來︰“現在想起來,是有點拿他出氣的意思。哎,媽……我今天……前後殺了五個人,我也不知道……我……”說著深深地垂下頭來。

“你也救了更多人。”鐘美馨語氣平靜,沒有停下手中的動作。

“我知道。我是為了救她們,不得不出手殺人,可殺人就是殺人……他們不是喪尸,媽……我心里一直很不好受,我覺得我沒有權利剝奪別人的生命。剛才對小靜那麼生氣,可能真有這個原因。”

鐘美馨始終還是保持著溫柔平靜的語氣,淡淡地微笑著︰“小杰。你之所以這麼想,是因為你以前生活在正常的文明社會,每個人都在法律和制度的保護下生活。有人受到了侵害,會有警察和法院來維護公正。但是現在沒有這些機構的存在了,維護公正,保護弱者的事情需要你自己親手來做,就像我們要自己發電、自己種地……我們也要自己維持正義。你有這個能力,所以你必須做這件事,遇到不公正的事情,你必須自己審判,自己執行……這是你的責任。明白嗎?說簡單點︰就是現在沒有法律維護人和人之間的關系,我們就要自己保護弱者。”

“媽?”程子介抬起頭,呆呆地看著她。鐘美馨已經為他的傷口清理完畢,敷上了藥,正在用干淨紗布一圈圈地包扎起來。臉上掛著淡淡的微笑︰“是的,以前的正常社會,普通人是沒有審判與懲處別人的權力,那是法律機關的事。你有這樣的想法是 竅衷誆灰謊耍 靼茁稹!p> 鐘美馨的話一下子解開了程子介的心結,原來如此。我還抱著災難以前正常社會的思維,但現在的世界早已面目全非。有些罪行,只有我能制止。以前人人都有法律的保護,不會有人擔心被別人抓起來燒死,偶爾有這樣的事情發生,法律也會對罪犯做出嚴厲的懲罰。但是現在,能這麼做的,恐怕只有自己了。有這個能力,就要負起這個責任。以後再有一樣的暴行,我還是應該繼續制止,並且對罪犯做出懲罰……想到這兒,程子介一下子輕松了起來,看著包扎完自己的手臂,正在低頭收拾藥品的鐘美馨,大喜道︰“媽!我知道了!原來是這樣,我是抱著以前的思維來面對現在的環境。謝謝你!媽。”說著一把抱起了鐘美馨,在原地轉了一圈。

鐘美馨心里也松了口氣。自己的兒子只有自己最清楚,有時候有些鑽牛角尖,能這麼簡單地就讓他想通了,也有些喜出望外,摟著程子介的脖子笑著︰“想清楚了就好,可別再拿別人出氣了。”

“呃……那小靜怎麼辦,我去給她道歉嗎?可是……”

“那倒不用。她的確是犯了糊涂,受罰也是應該的,不然你以後怎麼服眾。這樣吧,明天媽在大伙面前給她求個情,反正現在很多姐妹也要訓練,我和田田玉梅他們也是,男女有別,不如媽就說叫小靜來教我們這些女人。”

“嗯!嗯1程子介忙不迭地點著頭︰“好的,好主意。”

“好啦,放我下來。”鐘美馨笑著錘了程子介肩膀一下。程子介這才把她放下地來,用力在她臉上親了一下︰“還是媽主意多。”

“媽吃的鹽比你吃的飯都多。”鐘美馨說著也忍不住掩嘴笑了起來︰“小杰,你其實很喜歡小靜的,對吧。”

這下程子介倒是呆住了︰“啊?怎麼可能。這女人天天給我找麻煩,我看到她就頭疼。”

“是嗎?”鐘美馨笑著橫了程子介一眼,卻不再多說,而是慵懶地伸了個懶腰︰“睡吧。”

“哎。”程子介答應著,爬上了床,看著熟睡的甦田田和蕭玉梅,心中輕松甜蜜,輕輕地在她們的臉頰上各自輕吻了一下,才躺了下來。。燈光下鐘美馨的臉頰有一種夢幻般的嬌美,程子介坐到她身邊柔聲道︰“辛苦你了。”

鐘美馨微笑著搖了搖頭,掠了掠腮邊的一縷秀發,開始解開程子介手臂上的紗布。很快露出了傷口,鐘美馨仔細就著燈光看了看,松了口氣︰“沒什麼大礙。”

“我說了啊,就是個擦傷。”

鐘美馨看著他皺著的眉頭︰“疼得厲害嗎。”

“啊,是有點疼,不過還好。”程子介微笑著趕緊舒展開了眉毛︰“小靜那滿身是傷的,我怕才疼的難受。”

“原來是擔心她呀。”鐘美馨一邊清洗他的傷口,一邊輕笑著︰“那你剛才還對她那麼凶。”

“我已經很忍耐了好不好礙…真想扇她兩巴掌。”

“你扇她兩巴掌也比趕她去種地好埃她那麼要強的女孩子,讓她天天去面朝黃土背朝天的,實在是太嚴厲了。更主要的是剝奪了她將功補過的機會。”

“哎喲!媽——還將功補過呢!別再給我惹出什麼事來,就謝天謝地了。”

“小杰。媽不是說你不該處罰她。只是可以考慮換個方式埃現在我們面臨兩個地方的敵人,那些人要訓練也不是一兩天就能行的。你把她趕去種地,實際上對她和大家都是損失。她沒有了施展才華的機會,大家也少了一個優秀的戰斗力。”

“媽,你不知道,她今天這事真的是很過分。至大家的安危于不顧,輕率行動。不但自己遇險,還連累所有人擔驚受怕。我去救她的時候雖說順利,但是這樣救人總是有風險的。”頓了頓,程子介恨恨地道︰“……還為了救她殺了個人。”

鐘美馨不由得笑了起來︰“原來是這樣,你是因為殺了人心里不痛快,遷怒于她埃”

“啊?媽,我沒有啊,我的意思是,她要是不那麼魯莽,我也不用殺那個人……哎。”

鐘美馨沉默了一會,輕輕地為程子介的傷口涂上一些藥品,看著子彈撕裂開的那條長長的傷口︰“小杰,你這個傷口,還是要縫合一下才行,否則很難愈合,還可能感染。”

“明天再縫吧,今天太晚了。”程子介趕緊道。鐘美馨也不再勉強,繼續靜靜地為他處理傷口。倒是程子介沉默了一會,有些不安起來︰“媽,我好像是不該趕她去種地。”

“呵……”鐘美馨輕笑了一聲,水汪汪的大眼楮溫柔地看著他。程子介越發不安起來︰“現在想起來,是有點拿他出氣的意思。哎,媽……我今天……前後殺了五個人,我也不知道……我……”說著深深地垂下頭來。

“你也救了更多人。”鐘美馨語氣平靜,沒有停下手中的動作。

“我知道。我是為了救她們,不得不出手殺人,可殺人就是殺人……他們不是喪尸,媽……我心里一直很不好受,我覺得我沒有權利剝奪別人的生命。剛才對小靜那麼生氣,可能真有這個原因。”

鐘美馨始終還是保持著溫柔平靜的語氣,淡淡地微笑著︰“小杰。你之所以這麼想,是因為你以前生活在正常的文明社會,每個人都在法律和制度的保護下生活。有人受到了侵害,會有警察和法院來維護公正。但是現在沒有這些機構的存在了,維護公正,保護弱者的事情需要你自己親手來做,就像我們要自己發電、自己種地……我們也要自己維持正義。你有這個能力,所以你必須做這件事,遇到不公正的事情,你必須自己審判,自己執行……這是你的責任。明白嗎?說簡單點︰就是現在沒有法律維護人和人之間的關系,我們就要自己保護弱者。”

“媽?”程子介抬起頭,呆呆地看著她。鐘美馨已經為他的傷口清理完畢,敷上了藥,正在用干淨紗布一圈圈地包扎起來。臉上掛著淡淡的微笑︰“是的,以前的正常社會,普通人是沒有審判與懲處別人的權力,那是法律機關的事。你有這樣的想法是 竅衷誆灰謊耍 靼茁稹!p> 鐘美馨的話一下子解開了程子介的心結,原來如此。我還抱著災難以前正常社會的思維,但現在的世界早已面目全非。有些罪行,只有我能制止。以前人人都有法律的保護,不會有人擔心被別人抓起來燒死,偶爾有這樣的事情發生,法律也會對罪犯做出嚴厲的懲罰。但是現在,能這麼做的,恐怕只有自己了。有這個能力,就要負起這個責任。以後再有一樣的暴行,我還是應該繼續制止,並且對罪犯做出懲罰……想到這兒,程子介一下子輕松了起來,看著包扎完自己的手臂,正在低頭收拾藥品的鐘美馨,大喜道︰“媽!我知道了!原來是這樣,我是抱著以前的思維來面對現在的環境。謝謝你!媽。”說著一把抱起了鐘美馨,在原地轉了一圈。

鐘美馨心里也松了口氣。自己的兒子只有自己最清楚,有時候有些鑽牛角尖,能這麼簡單地就讓他想通了,也有些喜出望外,摟著程子介的脖子笑著︰“想清楚了就好,可別再拿別人出氣了。”

“呃……那小靜怎麼辦,我去給她道歉嗎?可是……”

“那倒不用。她的確是犯了糊涂,受罰也是應該的,不然你以後怎麼服眾。這樣吧,明天媽在大伙面前給她求個情,反正現在很多姐妹也要訓練,我和田田玉梅他們也是,男女有別,不如媽就說叫小靜來教我們這些女人。”

“嗯!嗯1程子介忙不迭地點著頭︰“好的,好主意。”

“好啦,放我下來。”鐘美馨笑著錘了程子介肩膀一下。程子介這才把她放下地來,用力在她臉上親了一下︰“還是媽主意多。”【泡文小說中文網】

“媽吃的鹽比你吃的飯都多。”鐘美馨說著也忍不住掩嘴笑了起來︰“小杰,你其實很喜歡小靜的,對吧。”

這下程子介倒是呆住了︰“啊?怎麼可能。這女人天天給我找麻煩,我看到她就頭疼。”

“是嗎?”鐘美馨笑著橫了程子介一眼,卻不再多說,而是慵懶地伸了個懶腰︰“睡吧。”

“哎。”程子介答應著,爬上了床,看著熟睡的甦田田和蕭玉梅,心中輕松甜蜜,輕輕地在她們的臉頰上各自輕吻了一下,才躺了下來。

本書由泡文小說中文網 - 小說在線閱讀網快速更新,如果您喜歡這部小說,請點擊收藏,加入書簽,記得要推薦本書哦.
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
  • (上一頁)
  • 喪尸不喪尸(目錄)
  • (下一頁)
  • 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 泡文小說中文網

    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泡文中文小說網是一個中文網路小說網站。提供玄幻中文小說,修真中文小說,網游中文小說,言情中文小說,穿越中文小說。精彩的網路小說盡在泡文小說中文網。

    聯系方式:3311985783#qq.com(將#替換為@)

    免責聲明:
    本站所有文學作品均由小說搜索引擎以非人工方式自動搜索第三方網頁而成,所有文學作品都可以在第三方網頁上以公開的方式被找到,不代表本站同意這些文學作品的立場和內容。 您注冊的用戶名、電子郵件地址等個人資料,非經您親自許可或根據相關法律、法規的強制性規定,本站不會主動地泄露給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