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註冊·取回密碼 | 簡體版·繁體版 
網站首頁
小說排行
最近更新
女生言情小說
最新入庫
玄幻魔幻小說
修真小說
科幻小說
完結小說
偵探懸疑
穿越小說
恐怖靈異
都市言情小說
網游小說
名稱搜索
作者搜索
標籤搜索
當前位置:泡文小說中文網>>天女惑雙王> 50.永別2

天女惑雙王

50.永別2

選擇背景顏色:
天女惑雙王

公告:近期伺服器遭受不明CC攻擊,為了不影響大家的正常閱讀,伺服器緊急調整了防護等級。大家正常看書的時候切記要盡量溫柔,如果過於頻繁的訪問網頁(比如說:10秒鐘10次),會被暫時限制訪問。給大家造成的不便之處,還敬請諒解。

蘇薩的聲音帶著屢屢的顫抖,然後他微微仰頭,他的藍色眼眸之中浮起一片絕望。

「如果我沒有停留在中原的話,或許你不會死,奶娘也不會失蹤,紫言也不會死。」

蘇薩深嘆一聲,然後他搖了搖頭,伏下眼帘沉默著。他幽藍色的眼瞳顫抖著,抑制著心中的痛楚。

雪月藏在房間的入口,她捂住了自己的心口。

她本不想去偷聽蘇薩在說些什麼,然而他孤寂的背影,和他的聲音之中隱藏的悲哀讓她停留在了那裡。

曾經蘇薩就是一個殘忍的,沒有血肉的惡魔,除了對兄長未憐以外沒有任何的感情。

然而,似乎並非如此。

雪月不禁想要知道更多關於他的過去,她想要知道蘇薩所說的紫言,這個名字是誰?她是蘇薩曾經的戀人嗎?

窗外的轟聲越來越盛,房中本來無風,昏暗的房間之中,一根根蠟燭上的橙熒火苗卻越發激烈的搖拽著,似乎是在訴說著什麼。

蘇薩的抬起他的藍色眼眸,然後他微微蹙眉,看著那些搖拽的火焰。

「是你在這裡嗎。」

那火苗映在蘇薩的瞳中,令他眸中的水氣更加的清晰。

蘇薩從懷中掏出了兩樣東西,那是一個雕工精美的梳子,和一塊奶白色的圓形美玉。

那梳子已經不是曾經的願木顏色,而是被鮮血染成了黑紅色。

「在你的生辰之時,這梳子未有贈出。我希望你可以將它帶走。」

蘇薩拿起一個燭台,然後將那把梳子點燃,放入了母親的香爐之中,任由火苗殘食著那精緻的禮物,那小巧的梳子在不久之後便會化為灰燼。

雪月的肩膀微微一震,她知道這是蘇薩在幼時親手做的梳子。

燭光的晃動越來越激,不得不另雪月認為蘇薩的母親,樊惜藍真的來到了這裡。

「你的玉佩我會留著。」

蘇薩握緊了那一塊白色的玉佩,這本是母親的玉佩,在奶娘偷偷帶走他的時候被塞入了他的懷中。因為那時候他的奶娘不希望蘇薩再一次回到拜凌,所以算是留給他的,母親的紀念。

他一直不知道丟失在了哪裡。

蘇薩停頓了一下,微微皺眉,然後好似開導一個失意女人一般的道:「拜凌人相信,只要死者在天河向神明禱告,便可在轉世之時回到前世的家族身邊。所以你要記住,在你回歸天河之時,不要祈禱再一次與巴魯特相遇,他不值得。在千年以後,當我的靈魂在拜凌轉生之時,也不要做我的母親。我相信你不會。」

「如此,今日就是你我的永別。」

蘇薩短短的道,然後將那塊玉佩按在了自己的胸口之上。

似乎那搖拽的火苗聽懂了他所說的話,那火苗猶如發狂一般的舞動了幾下,然後那火苗逐漸變得越來越小,好似一個死者的靈魂即將離開這個房間,離開拜凌的大地。

很快,房間之中沒有了半點火光,只留下香爐中的星點紅跡和一片輕煙。

「…阿娘。」

蘇薩的雙膝一彎,跪倒在了地上,然後向肖像畫之中的女子俯身叩首。

不知不覺中,雪月的眼中流下了淚水,她心疼這個男人,一個與自己的母親告別的男人。

明明她恨他,恨他對自己的侮辱和暴虐,然而此時此刻,她只想奔向他的身邊,抱住他的後背,讓他不要傷心。

叮鈴…叮鈴…

雪月耳邊再一次地回蕩起了清靈的鈴聲。

這鈴聲到底是什麼?

忽然,一種似曾相識的溫熱伴隨著那一聲聲的鈴聲散開在她的心尖,她忽然覺得,好似在很久以前,她就想要去保護他,想要去溫暖他,然後…想要陪伴在他的身邊。

這一種突然而深刻的感情讓雪月的心中驚慌極了,這種感情是那麼的陌生,卻又好似十分的熟悉。

為什麼?

不對,她只是被眼前的景象沖昏了頭腦,這一定是同情。

雪月晃了晃頭,她想要將那鈴聲驅趕而去,很快她便成功了,那鈴聲很快地便消聲滅跡。

而此時,蘇薩的身子好似猛然一歪,然後他的身體靠在了房間的牆角之中。

他的身體在發抖,他的雙臂環抱住了自己,面色越發蒼白,他的嘴唇也褪去了血色,他緊閉著眼眸,好似在忍耐著極酷的寒冷和強烈的疼痛。

來得真是快,也真是時候!

蘇薩已經習慣了烏西的巨毒,然而他也知道,毒發和排解毒血的過程會越加痛苦,他的發作在每一夜都會加重,今晚的痛苦是另外一個巔峰。

隨著猶如被千萬把刀劍反覆嘶攪的疼痛和刺骨的寒冷,從他身體的每一個角落毒血開始慢慢的聚集,聚集到他的胸口,這個過程需要一個時辰之久。

今夜這令人發狂的痛令他想起了開啟愈天的修鍊,也令他想起了母親對他的肆虐。

所以他習慣了疼痛,無論是什麼樣的痛楚他都可以熬得過去!

因為真正的痛楚不是來自身體的疼痛,而是來自心裡,因為心中的痛永遠磨滅不去。

「蘇薩…你知道嗎?阿娘這一生,最幸福的事情就是遇到了你的父親,可是因為你的出生他死了!他死了!!你知道阿娘有多難過嗎?你為什麼你會剋死你的父親,因為你是妖魔嗎?」

「蘇薩,你怎麼流了這麼多的血?!這些傷口是從哪裡來的,你還未開始開啟『愈天』的修鍊,是誰傷害了你?」

「是我嗎…?阿娘怎麼會做出這樣的事情?阿娘是愛你的礙?」

「在這把彎刀插入你的身體的時候,你感覺到了痛嗎?你懂得了阿娘的痛嗎?」

蘇薩點了點頭,他懂,他真的懂得。

他懂得母親的痛,也懂得自己的命。

他是法器『俞天』的宿主,他的靈魂只可以轉生在拜凌,他命中注定會剋死自己的父親,侵略,殺戮,拜凌的魔王就是他永生永世,永永遠遠無法逃脫的枷鎖。

然而他不明白,為什麼他所愛的人都會離他而去?!

他的親生母親惜藍,未憐的母親綺憐,他曾經愛過的一個叫紫言的女孩,還有他的奶娘死的死,散的散沒有一人留在了他的身邊。

現在只有未憐和…。

和一個中原的女人,一個身上的味道與他曾經的女孩,紫言十分相像的女人。

雪月怔怔的站在房間的門口,她有些看不清在蘇薩的身上發生了什麼,因為此刻,所有的光只是來自雪月手中的燭台之上,而且那燭台之光並未射入那房間之中。

她只是聽得見蘇薩的呼吸凝重無比,有時好似病疾發作一般的斷促。

雪月想到了他滿身的鮮血,他會不會是受傷了?可方才的他還好好的啊?雪月又想,以蘇薩倔強的性子,即便是受傷也不會讓他人知道。

雪月猶豫了一番,她不知道該不該進去,畢竟這房間是蘇薩母親的房間,對於蘇薩來說應該猶如一個聖地。

然而就在她聽到蘇薩將自己的後頭狠狠的碰撞在牆壁之上的時候,她還是將門一推,然後奔到了蘇薩的身邊。

雪月手中燭台上的火光微微照亮了蘇薩的面容,那一張猶如雕塑的臉額蒼白如紙,甚至他的嘴唇有些發青。

「你怎麼了,你受傷了?」

雪月焦急的扶住了蘇薩的身體,他身上的冰冷讓她嚇了一跳。

那柔軟的觸碰和熟悉的聲音令蘇薩猛然睜開了他的眼睛,他緊鎖著眉頭看著眼前的女人,在有些朦朧的藍色眼眸之中,泛起了一片凄然的怒意。

她怎麼會在這裡?她到底看到了什麼聽到了什麼?!竟然自己一直都未有發現!

「你怎麼會在這」

蘇薩的聲音斷斷促促,那聲音之中帶著深深的狠意,也壓抑著絕然的痛楚。

雪月沒有理會蘇薩的質問,因為她不知道該如何回答,也不是該說這些的時候。

「你的傷在哪?讓我幫你包紮」

雪月的聲音逐漸變成了哭腔,蘇薩的面色像極了一個死人,她害怕他就會這麼死去了,他才剛剛送走了自己的母親啊!

雪月因為焦急而觸碰著他的身體,她希望可以發現他的傷口。

「你」

蘇薩的眸中的憤怒更盛,這女人是在同情他么?!

他不需要!!

「你給我出去1

蘇薩伸出手臂,猛然推開了雪月,就在他的手掌觸碰到雪月柔軟的身體的時候,雪月被推倒在了地上,裹在她身上的斗篷滑落了些許,露出了她受傷的肩膀,從包紮傷口的棉紗之下滲出了一片鮮紅的血跡。【泡文小說中文網】

雪月因為肩膀的劇烈疼痛而漏出了一聲呻:吟,她的額頭浮起一片虛汗。

她茫然地看著蘇薩,看著他兇狠的眼神,和不可自制的顫抖。

蘇薩有些看不清雪月的表情,然而他意識到了自己在無意之中打中了她的傷口。

他在心中苦澀一笑,說什麼不會再讓這個女人受到傷害!而現在,傷害她的就是自己埃

「我讓你出去…你沒有聽見嗎?!難道你不怕我殺了你!!

關注官方微信wap_,《天女惑雙王》也可以在微信上看拉!

本書由泡文小說中文網 - 小說在線閱讀網快速更新,如果您喜歡這部小說,請點擊收藏,加入書籤,記得要推薦本書哦.
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
  • (上一頁)
  • 天女惑雙王(目錄)
  • (下一頁)
  • 加入書籤
  • 推薦本書
  • 泡文小說中文網

    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泡文中文小說網是一個中文網路小說網站。提供玄幻中文小說,修真中文小說,網游中文小說,言情中文小說,穿越中文小說。精彩的網路小說盡在泡文小說中文網。

    聯繫方式:3311985783#qq.com(將#替換為@)

    免責聲明:
    本站所有文學作品均由小說搜索引擎以非人工方式自動搜索第三方網頁而成,所有文學作品都可以在第三方網頁上以公開的方式被找到,不代表本站同意這些文學作品的立場和內容。 您註冊的用戶名、電子郵件地址等個人資料,非經您親自許可或根據相關法律、法規的強制性規定,本站不會主動地泄露給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