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註冊·取回密碼 | 簡體版·繁體版 
網站首頁
小說排行
最近更新
女生言情小說
最新入庫
玄幻魔幻小說
修真小說
科幻小說
完結小說
偵探懸疑
穿越小說
恐怖靈異
都市言情小說
網游小說
名稱搜索
作者搜索
標籤搜索
當前位置:泡文小說中文網>歷史軍事>賤俠> 第46章:碰撞

賤俠

第46章:碰撞

選擇背景顏色:
賤俠 歷史軍事

公告:近期伺服器遭受不明CC攻擊,為了不影響大家的正常閱讀,伺服器緊急調整了防護等級。大家正常看書的時候切記要盡量溫柔,如果過於頻繁的訪問網頁(比如說:10秒鐘10次),會被暫時限制訪問。給大家造成的不便之處,還敬請諒解。

「呵呵,你要是能夠考第一就好了。」蒼藍聽著姜二的壯志,掩嘴優雅一笑,根據她多了解的姜二的成績,平平淡淡,考第一真是有難度的。

「哦,不信,要不,要不打個賭。」姜二,眯著眼睛,看著蒼藍嚴肅道,彷彿已經備好陷阱等著蒼藍跳進來一樣。

「打賭,賭什麼。」蒼藍,聽著姜二的話,不僅反問一句。

「若是我考試全班第一,你就要答應我一件力所能及的事。」姜二看著面,相貌優雅出眾的蒼藍,說出自己的賭。

「可以啊,若是你沒有考到第一名怎麼辦。」蒼藍,想都沒想,立刻答應姜二一聲,然後反問一句。

「咳咳,若是沒有。考到第一,我就任你處置,好了。」姜二,一臉得意的模樣,好像自己已經贏的打賭一樣。

「好啊,我可是會讓你做很多作業的。」蒼藍,立刻回應姜二一句,同時心裡暗想,姜二葫蘆里賣的什麼葯,怎麼會和我打賭呢。

突然,夜市街頭,一輛幾百萬的瑪莎萊迪緩緩駛入這個街頭,隨著這輛豪車的出現,這條街道上的所有攤販,全部看向這輛車,好像在看著有錢人長的什麼樣一樣。

「這是,誰家的車,怎麼會來下層的地方呢。」

「看這樣子,這車很值錢啊,要幾百萬,吧。」

「難道是什麼土豪來裝逼的,不應該吧,誰那麼無聊埃」

「這是什麼人。」

周圍的攤販,還有吃飯的客人,看著這輛車從他們面前駛過去,紛紛議論道。

姜二隻是微微看了一眼,然後繼續看著面前的蒼藍,看樣子穹遠來了,剛好自己今天就是在等他出現。

當蒼藍,看到這輛車的時候,臉色微微蒼白,神色有些驚怕,彷彿不想要見到這輛車一樣。

姜二看著蒼藍,擔驚受怕的模樣,伸出手,握住蒼藍放在桌上的仟仟細手,然後以安慰的表情,給蒼藍使了個眼色。

隨著姜二握住蒼藍的手,她並沒有躲閃,也沒有反抗,只是看著姜二給她的安慰眼色。

突然,這輛豪華的瑪莎萊迪緩緩停下,隨之兩名年輕人緩緩走下來,一名身材魁梧,渾身上下帶著一股殺氣,看樣子這名年輕人是個保鏢。

另一名年輕人,則是身材偏瘦,面貌儒雅,好像一個古代書生一樣,他那優雅的步伐,看得出是受過高等教育的人,看樣子這人就是穹遠了。

姜二,隨意的掃了穹遠一眼,只感覺穹遠平平淡淡,但是姜二絕對不信,他真的是平平淡淡。

掃過穹遠,姜二看向他身邊的那名大漢,保鏢,同時那名大漢也看向姜二,兩人瞬間對視,此刻姜二隻感覺這名大漢,通過眼神釋放的殺意,壓力。

讓他感覺到絲絲的窒息,隨之一道殺意直逼向他,姜二瞬間感到胸口,一陣胸悶,便迅速移開大漢的眼睛。

同時心中暗想,對方竟然能夠通過神色釋放壓力,看樣子這人的修為不低埃

隨著這兩名年輕人向這份攤位走來,周圍的人,全部以震驚和驚訝的神色,看著這裡,包括楊然和他的父母。

看到此景,楊然心中暗想,怪不得二哥讓我和他保持距離,但是二哥是怎麼惹到這樣的人呢。

這名年輕人走到,蒼藍身旁,如一個優雅公子一般緩緩道:「蒼藍,出來吃飯,怎麼不叫我一聲呢。」

蒼藍,看了看身邊說話的,穹遠,神色微微一驚,淡然道:「我出不出來,好像跟你沒關係吧。」

這一句話,足以表明了蒼藍對他態度。

隨著蒼藍的這句話,穹遠沒有一點尷尬的神色,反而看向姜二,此刻姜二正在握著蒼藍的手。

「這位朋友,你可知道蒼藍是我的未婚妻。」穹遠,儒雅的語氣之中,帶著絲絲怒意,冷嚇姜二一聲。

「什麼,穎兒是你未婚妻,我怎怎麼不知道。」姜二,帶著疑惑的神色看向穹遠,並沒有因此鬆開蒼藍的手,反而握的更緊一些

「穎兒。」穹遠,重複姜二對蒼藍的稱呼,心中的微怒,瞬間轉化為憤怒,但是因為蒼藍在這裡他也不能失態,這股怒火便被他強壓下去。

姜二已經觸碰他的底線。

「怎麼啦,我稱呼她為穎兒,有毛病嗎?」姜二,看了看面色,微微有些蒼白的蒼藍,向穹遠道。

此刻,穹遠面無表情的看著姜二,心中可謂早已是怒火中燒,被氣的的無言以對,蒼藍的小名叫藍穎,他是知道的,而穎兒這個稱呼,僅限於她的家人喊她。

此刻姜二親切的看著蒼藍,穎兒,這就說明蒼藍將自己的小名都告訴他,而且姜二喊她的時候,她也沒有任何拒絕的意思,由此可見,兩人的關係密切。

要知道,他自己曾經喊蒼藍穎兒的時候,便被蒼藍立刻拒絕,並且揚言,這個稱呼只限於她的家人。

突然,一旁的這名年輕人,緩緩向前邁出一步,而穹遠看了看欲動手的阿正一眼。

看到穹遠的眼色,阿正便立刻停下腳步站在穹遠身邊。

「蒼藍,現在已經很晚了,我送你回家。」穹遠不在理會姜二,溫和的說一聲,便伸手拉著蒼藍,欲強行帶走她。

姜二,見狀伸手推來穹遠,伸來的手,立刻起身,坐在蒼藍和穹遠的中間,並且伸手摟著蒼藍的肩膀。

「穎兒是我女朋友,跟你回家,不可能,我們等下還要去開房呢。」姜二還不忘,調戲蒼藍一下,摟著蒼藍,不斷給她安慰的神色,同時看了看身邊的一臉平靜的穹遠。

隨著,姜二這句話,蒼藍則是沒有任何回應,而穹遠的面部,已經微微顯露出怒意。

「蒼藍,我想你是被痞子騷擾了,沒事我來解決。」穹遠,看著被姜二摟著的蒼藍,溫和道。

說完,穹遠看了身邊的阿正一眼,得到穹遠的神色,阿正緩緩走向姜二,充滿真氣的右手,向姜二的肩膀抓去。

此刻,姜二也不敢大意,剛剛和這人的對視,就知道此人定當不凡。

姜二緩緩起身,也同樣將真氣,聚集在右手之上,準備迎接阿正。

「住手。」突然,蒼藍神色一變,冷嚇阿正一聲,冷冷的看著穹遠,凝重道:「你敢動姜二。」

蒼藍可是知道,這世間有一種被稱為修真者的人類,他們能一以當十,面前的這個阿正很顯然就是那類人。

弱不禁風的姜二怎是他的對手。

姜二看向身邊站起來保護自己的蒼藍,微微一驚,然後親切道:「穎兒,還是你好。」

然後姜二,一臉賤樣的站在蒼藍身後,看著面前的阿正,開始神色挑釁。

「蒼藍,想必蒼伯父應該知道你在這裡,如果他老人家,親自來請你,恐怕」穹遠,看到蒼藍真心護著姜二,也無計可施,便搬出蒼藍的父親,威脅道。

聽到穹遠提起自己的父親,蒼藍臉色微微一驚,同時心中暗想,穹遠說的沒錯,若是自己的父親來了,姜二恐怕是真的危險了。

但是經過這件事情之後,恐怕自己的父親就會開始關注姜二了吧。

她本來只是想跟姜二,吃過飯聊聊天,沒想到竟然牽連出那麼多事情。

「這些,就不必你費心了。」蒼藍,看了看穹遠,淡然道。

「可是,我來之前,蒼伯父交代我,一定要帶你回去。」穹遠,面部微微一笑,看著蒼藍,佛今天必定帶走,蒼藍的模樣。

「你什麼意思。」蒼藍秀眉一皺,神色凝重道。

看樣子,穹遠今天想要動粗帶走自己,才借自己父親的名義,表面上岸然道貌的正人君子,其實根本就是卑鄙小人。

「跟我走吧。」穹遠,立刻伸手抓向蒼藍。

姜二見狀,立刻站到蒼藍身前,右手化掌,向穹遠胸口打去。

此刻,阿正動了,迅速攔在穹遠身前,單身化掌,向姜二打去。

兩掌相向而撞,實力比拼,力量的決勝。

隨著手掌,肩膀上傳來的劇烈疼痛,姜二立刻後退一步,和阿正分開,根據剛剛的力道分析自己根本不是對手。

「想要動手嗎?」姜二,冷冷的看著穹遠,警惕起來。

蒼藍看著兩人,剛剛的對掌,驚訝的神色看著姜二,同時心中暗想,原來姜二也是那類人。

「好像是你先動的手吧。」穹遠,眼睛微眯,盯著姜二,居然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樣。

「這是,築基期的高手,你現在一個沒有踏入鍊氣的小修,和他打純屬找死。」突然,姜二腦海中傳出,老頭子的提醒聲。

「我靠,我還以為你死了。」

「趕快幫我埃」姜二盯著,面前未動的阿正,心中向老頭子求支援道。

「幫你個犢子,我正在練功,沒空。」誰知老頭子,直接拒絕一聲,然後便不在理會姜二。

「我,老頭子,你大爺的,我咒你練功走火入魔。」姜二,在心中大罵老頭子一句,同時心裡暗想,怪不得老頭子的聲音,虛弱無力,原來是在練功。

但是他練什麼功,導致這麼虛弱的聲音呢。

「今天,蒼藍小姐,必須帶走,你一個不相干的人,再三阻攔,管的是不是有點寬了。」阿正,站到姜二面前,渾厚的聲音,冷冷道。

「穎兒要走,我不阻攔,她不想走,你可以試試。」姜二,冷毅的表情,看著面前,一臉沉重的阿正。

同時,姜二心中暗想,不就是築基期嗎?

我到要試試有多厲害。

「是嗎?」阿正冷冷的神色,盯著姜二,同時手中巨凝聚一道無形的真氣,蓄力待發。

此刻姜二看到阿正,凝聚真氣,特不敢大意,立刻調動體內的真氣,準備迎接阿正的攻擊,同時周圍都是人,量他也不敢違規龍組條規。

嗡嗡嗡

突然,一道摩托車的引擎聲傳來,一輛黑色摩托車伴著周圍的黑夜,向這裡而來。

當就姜二看到這名騎車的年輕人之後,臉色瞬間輕鬆不少,彷彿救兵來了一樣。

這名年輕人,直接到達姜二和阿正之間,停下摩托車,抬腿走到兩人之間,淡然道:「要怎麼玩,算我一個。」

「你是,什麼人。」穹遠,看著面前氣勢洶洶的年輕人,警惕道。

年輕人緩緩從口袋中,拿出一塊玉佩,上面刻著一條栩栩如生的盤龍,在玉佩邊緣刻著兩個小字,龍組。

「什麼。」穹遠,看著年輕人,手上那塊不大不小的玉佩神色一驚,微微後退一步,震驚道。

此刻穹遠心中震驚無比,這可是龍組成員才有的東西,這是身份和權利的象徵,擁有這種令牌的人皆是龍組成員。

面前的此人居然為姜二出面,要知道龍組自從上次安定后,就從未出面,此刻居然為了一個孤兒身份的姜二,出面。

「還要玩嗎?」年輕人,緩緩收起這塊碧綠的玉佩,悠閑的看著阿正,淡然道。

此刻,阿正並未有任何動作,靜靜的站在穹遠身邊,等待著他的指示。

突然,穹遠看了看姜二,又看了看蒼藍,然後並無任何語言,轉身離去,隨著穹遠的離開阿正也跟隨離去。

因為這兩人的離開,周圍凝重的氣氛,瞬間緩和不少,蒼藍那蒼白的神色,也緩緩恢復。

「你怎麼來了。」姜二,看著穹遠和阿正離開的背影,向旁邊突然趕到的怒濤,淡然道。

「沒事,剛巧路過這裡,所以就來看看你。」怒濤看了看姜二,然後看向站在姜二身邊,優雅素麗的蒼藍。

既然事情已經解決了,他留在這裡也算是多餘的,便對姜二緩緩道:「好了,我也沒事了,走了。」

說完話,怒濤直接轉身騎上摩托車,伴隨著引擎聲,怒濤便順著道路向外面而去,同時怒濤心中暗想,還好趕上了,否則還不知道姜二會怎樣。

「穎兒,你沒事吧。」姜二看著怒濤離開的背影,又看向蒼藍,發現蒼藍的臉色此刻已經恢復一些,關心問道。

「我沒事。」蒼藍搖了搖頭,回答姜二一句,但是她臉上憂愁的神情卻證明她在說謊。

「走吧,我送你回去。」姜二也知道,蒼藍是在為什麼而憂愁,便緩緩道。

「好。」蒼藍看著姜二,點了點頭,向站在那裡的楊然父母喊道:「伯父,結賬。」

說完,蒼藍便拿出錢包,向楊山走去。

「好了好了,有呢。」姜二,一把拉住蒼藍的肩膀,無奈道。

沒想到,蒼藍這人還如此實在,居然真的去結賬。

「說好的今天我請客。」蒼藍,一臉固執看著姜二,開始爭了起來。

「好了好了,我們倆誰跟誰啊,還跟我爭。」姜二看著和他爭著付賬的蒼藍,實在無語。

便直接拉著蒼藍,到達她那奧迪豪車前,將她推進車內,然後走到楊山身邊,在兩人的幾番客氣下,姜二堅持付了帳。

然後便走向蒼藍的豪華奧迪,坐在駕駛座上,緩緩發動車子,順著街道而去。

「看樣子,穎兒,並不喜歡穹遠,你們怎麼會有婚約呢。」姜二專心的開著車,向身邊一言不發的蒼藍,緩緩問道。

車內只有他們兩人,姜二也好像習慣了叫她穎兒一樣,也沒有改口。

蒼藍猶豫片刻之後,輕起朱唇向姜二回答道:「因為在我兒時,雙方的爺爺為我們定下娃娃親。」

隨著蒼藍的話,姜二能夠聽出語氣中帶著諸多無奈和無力。

「不喜歡,那就退了這門婚事不就行了。」姜二看著前方的道路,緩慢的開著車,向蒼藍道。

「哪有那麼容易。」蒼藍。搖了搖頭,笑了笑無奈一聲,便在此開口道:「好了,不聊這些話了,送你回家吧。」

「好。」姜二,看著蒼藍如此不願意講述這些話,便回答一句,加速開著豪華奧迪,向自己的住處而去。

已經是接近十一點的道路上,很少有車出現,一輛紅色奧迪,以正常的速度使過。

今天姜二為何如此,就是因為之前的事情自己之上調戲了蒼藍,便招來穹遠的警告。

將自己痛打一頓然後扔到郊區,不管自己的死活。

穹遠如此欺人,姜二當然要反抗,為心中的不屈不服,還有不公。

安靜的小區中,一輛不屬於這裡的豪車,緩緩停下,姜二看了看身邊的蒼藍,調戲一聲:「要不要,上去喝杯茶,聊聊天什麼的。」

「呵呵,趕快休息吧,明天不要逃學就好了。」蒼藍對於姜二的調戲,好像已經適應了一樣,微微一笑回應道。

「那麼,晚安。」姜二微微一笑,便打開車門,抬腿而下。【泡文小說中文網】

突然姜二看到,蒼藍的眼睛之中,閃過一絲恍惚,這種神色姜二記得很清楚。

就是那天在前往軍區的時候,蒼藍在跑步中突然昏倒,在她昏倒之前就是這隻種神色。

此刻,坐在副駕駛上的,蒼藍突然感到腦袋一陣陣沉重,然後眼前的景象開始,搖晃。

「姜」蒼藍剛剛喊出一個字,便倒在副駕駛上昏倒。

「我去,穎兒。」姜二,大叫一聲立刻跑到副駕駛上,扶著蒼藍,不斷喊叫希望蒼藍能夠有所回應。

本書由泡文小說中文網 - 小說在線閱讀網快速更新,如果您喜歡這部小說,請點擊收藏,加入書籤,記得要推薦本書哦.
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
  • (上一頁)
  • 賤俠(目錄)
  • (下一頁)
  • 加入書籤
  • 推薦本書
  • 泡文小說中文網

    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泡文中文小說網是一個中文網路小說網站。提供玄幻中文小說,修真中文小說,網游中文小說,言情中文小說,穿越中文小說。精彩的網路小說盡在泡文小說中文網。

    聯繫方式:3311985783#qq.com(將#替換為@)

    免責聲明:
    本站所有文學作品均由小說搜索引擎以非人工方式自動搜索第三方網頁而成,所有文學作品都可以在第三方網頁上以公開的方式被找到,不代表本站同意這些文學作品的立場和內容。 您註冊的用戶名、電子郵件地址等個人資料,非經您親自許可或根據相關法律、法規的強制性規定,本站不會主動地泄露給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