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註冊·取回密碼 | 簡體版·繁體版 
網站首頁
小說排行
最近更新
女生言情小說
最新入庫
玄幻魔幻小說
修真小說
科幻小說
完結小說
偵探懸疑
穿越小說
恐怖靈異
都市言情小說
網游小說
名稱搜索
作者搜索
標籤搜索
當前位置:泡文小說中文網>武俠修真>靈瀧訣> 第四十二章 滄浪荒原

靈瀧訣

第四十二章 滄浪荒原

選擇背景顏色:
靈瀧訣 武俠修真

「陛下,陛下……不要讓我走,不要趕我……陛下1

牧言真睜開眼睛,他的褻衣都被汗水浸透了,左胸上頭好像壓得塊大石子,即使他使勁呼吸也緩解不了這種強烈的壓迫感。

「別這麼用力吸氣,要是傷口再裂開了怎麼好?」

「雨,雨瞳大人?」

青年『嗯了一聲,給他端了碗葯過來。

「你……你怎麼在這裡?」

「怎麼?你就這麼不想看見我?」

「不,不是。」

雨瞳是永乾宮的大內官,宮中所有內侍和監人都聽命於他,這人向來只在永乾宮的正殿當值,除了伺奉蕭祈煜外就是處理文書和一些重要內務,是絕不會為自己端茶送水的,而他現在出現在此地,莫不是要準備攆自己出宮吧?

「雨瞳大人,你今天,為……為什麼……」

「自然是陛下讓我來的。」

「陛下他,他要讓我回牧言家?」

雨瞳『噗哧一笑:「阿真在胡說什麼,你這麼去求陛下,難道陛下的心是石頭做的?」

「這麼說,陛下他答應了?」

「要不然呢?」

「真的1牧言真一下從床上半坐起來,這動作又扯得傷處一陣劇痛。

「你幹什麼幹什麼幹什麼?如果再讓它破一次你可就兩處殘疾了,你是當差的不是當主子,以後難不成還讓陛下專門派人來伺候你?」

牧言真乖乖倒在床上,沒一會兒竟然又紅了眼。

雨瞳哭笑不得的為這人抹著眼淚,「你都快十九了怎麼還這麼愛哭?難道以後行了冠禮還動不動就紅眼睛流眼淚嗎?你好歹是在陛下身邊當差的人,這樣讓陛下顏面何在?」

「對,對不起。」

看著牧言真喝了那碗黑的葯,雨瞳才說:「你這孩子也不知是什麼性子,明明這麼想留在宮裡,為什麼老做一些惹陛下不開心的事?還有牧言家,陛下是將你當作自己人才不想讓你跟牧言家扯上關係。當今在朝堂上陛下處處受牧言晟掣肘,要不是寧王殿下在,陛下早被牧言家的人氣到不想上朝了。」

「這些,我知道。」

「知道還處處為牧言家說話?」

「我是牧言家的人,怎麼可能,置之不理呢?」

牧言真還是這麼冥頑不靈,雨瞳說:「陛下和雪郡主的婚期已定,現在各部都將陛下的婚事做為頭等大事準備著,等雪郡主作了皇后自然會為牧言家多多美言的,到時候你人微言輕,總不會比皇后說得有用吧。」

對了,之前牧言雪來看他時也說了大婚的事,不過自己迷迷糊糊的竟然忘了。

「你,你說的對,我不過一個奴才,的確人微言輕。」

「笑話,我可不敢說你是奴才,否則單就私闖朔陽宮一條就夠你死幾回了,陛下又怎麼可能還藉機答應你?」

說起朔陽宮,牧言真忽想到那晚的蘇玦和越千瀧。

「雨瞳大人,那天晚上……越千瀧和那個人,他們怎麼樣了?」

「他們?」

「我,在朔陽宮看到了那個偷盜犀珠的人,他為什麼還會出現在宮裡?」

雨瞳目光一凜,「這件事,千萬別再對其他人說,特別是對牧言家的人,對牧言雪也不能提起半句,否則,你可真會讓陛下寒了心。」

「陛下,陛下想讓他們兩人做什麼?」

「阿真,你的老毛病又犯了。」

「我……」

外頭忽來一聲通傳,是蕭祈煜下朝回來了。已經換下朝服的蕭祈煜對雨瞳使了個眼色,那人知趣退下了,只留這兩人在房中。這次蕭祈煜安靜得很,只坐在窗外喝茶。

「陛下。」

「那個叫蘇玦的有點意思。」

蘇玦?牧言真一皺眉,他並沒聽過這名字。

「再過兩日,他跟越千瀧就會一起去滄浪原,如果到時候你能站起來,我可以讓你去告個別。」

告別?滄浪原,這人到底在說什麼?

「蘇玦,他是什麼人?」

蕭祈煜驚訝的一扭頭,「他昨晚還不是要他跟你一起出宮嗎?你竟然不知道他是誰?」

他說的是那個在宮中偷取犀珠的人?原來,那個青年叫蘇玦?

「陛下你讓他們去了滄浪原?」

「怎麼,又想給他們求情了?」

滄浪原是一處被咒詛地,皇族將其圈禁起來就是為了防止他人誤闖,而這些年來只有十惡不赦的重罪之人才會被丟進去受刑。雖說朝廷規定每年的勝者可免罪並予以官職,但開國以來,能從滄浪里走出來的只是寥寥。

「陛下,可是越千瀧沒犯什麼……」

「牧言真,我留你下來不是讓你對我指手畫腳的,傷還沒好呢就忘了疼了?你以為你沒次求我我就會就範?」牧言真乖乖的閉了嘴,蕭祈煜看后才緩和道:「你的那塊令牌我收走了,今日牧言雪就會先入宮來熟悉禮儀和規矩,直到大婚前她都會留下大寧宮裡,你們兩個既是兄妹你就與她作個伴吧。」

「姐姐,她現在就要住到宮裡來?陛下,這是不是於禮不合啊?」

「於禮不合?」蕭祈煜冷笑一聲:「你們兩個在宮中最好別玩什麼貓膩,否則,你跟牧言雪都不會好過。」

「是,我明白了。」

牧言雪心裡只有蕭祈煜,她能玩什麼貓膩?

馬上就是兩天後,蕭祈煜如他所言帶著牧言真到了宮外,滄浪原就在永乾宮后三十裡外的孤山中,而這天陽光稀薄,明明是盛夏卻有一絲陰寒。寧王跟蘇玦等人已經早早的來了,他們遠遠看見了蕭祈煜的車馬,迎接之際正看見牧言真。蘇玦眼中閃過一絲不快,他無法理解,這人為什麼就是要死賴在蕭祈煜身邊。

蕭祈煜跟寧王斷續說了幾句,之後就是對這兩人的一些囑咐,而牧言真一直在旁觀察著蕭祈煜的神色,好像在等著機會。

「給你幾句話的時間。」蕭祈煜說完就示意寧王一起回了車架上。

越千瀧馬上說:「你的傷怎麼樣了?我看那天你流了不少血,怎麼現在就起來了?」「我聽說,你們要去滄浪原,所以想來送送你們。」

「你倒是我來北域見過的第一個心熱之人。」

「滄浪原里危險萬分,你們一定要小心。」越千瀧拍了拍胸口,「放心,我跟阿玦經歷的危險多了去了,一個北域的小山林難不倒我們。」

「你千萬不要大意,這片林子連鳥獸都不敢近,何況是你們兩個。」

鳥獸都不敢近?那他們在面里豈不是沒吃的要餓死了?

「我這裡有些東西,你們兩個應急的時候可以用用,還有一些乾糧,足夠你們吃一個月了。」

「一個月?」越千瀧打開包袱就只看見一些麥餅和果子,「牧言大人,這些東西頂多就夠我們吃兩天吧,總共也沒多少埃」「你們每次掰一小塊就可以維持一天了,千萬不能多吃,要不然要撐壞的。還有,滄浪原里的任何東西都不能吃,還有任何肉眼能見到的水都可以喝,千萬記清楚了1

「那沒有水喝我們不很快就渴死了?」

「我在這裡不好多說,裡面有一封信,你們先看看吧,我先走了,你們兩個一定要小心。」

「牧言真……」蘇玦難得開口:「你在蕭祈煜身邊,也要小心。」牧言真無奈的招招手,上了車架后依舊放不下的撩開了車簾。這人小時候就被牧言德丟進過滄浪原,若不是蕭祈煜跟牧言雪花了大力氣救他,他恐怕連屍骨都不剩了,所以這滄浪原的厲害他最清楚,當年進去找人的銀麒侍衛跟牧言府兵大多都沒能活著出來。

「這個牧言真人真不錯,出來了我一定要交他這個朋友。」

蘇、越兩人剛剛走進林子,然而一進來他們就感覺日光弱了三分,從表面上看這只是一片普通不過的樹林,沒有毒瘴也沒有猛獸,空氣新鮮草木青蔥。不過周圍*靜了,靜得連鳥叫蟬鳴聲都沒有,這很不尋常。

「阿玦,我們先找個地方靠近水源的地方紮營吧。」

「你沒聽牧言真說嗎,這裡的水不可以喝,為何還要倚靠水源駐營?」

越千瀧翻開包袱,裡面有一本小冊子,而不是一封書信。

「這小冊子上面寫了,可以找這種樹,在這些樹邊駐營。」

這冊子上畫的樹木樹榦是深褐色,而樹皮上有一種種宛如血管一般的血紅色筋絡。不過上頭沒有寫明這些樹木分佈的位置,在這茫茫森林裡要找到也不容易。

「阿玦,你在啟荒城外是不是也見過這樣的林子?我聽青闕說,你們就是從這樣的樹林進入曄剎族隱居地的,對不對?」

這人還知道曄剎族,甚至知道啟荒城?看來靈犀的傳訊沒錯,對這個女人,他要特別小心。

「無可奉告。」

「那,那塊玉佩寧王還給你了嗎?」【泡文小說中文網】

「這不是你該關心的事。」

「我猜……那玉佩是你很重要的人給你的,對不對?它或許能證明你的身份,或許是你的親人所有,比如說,你的父母兄弟,你的……」蘇玦轉身去了另一個方向,只想跟這人劃清界限。「誒誒誒誒誒,我不說了不說了,你別走啊,這裡一個人走危險。」

蘇玦置若罔聞,反倒越走越快了。

「蘇玦,蘇玦,等等——」

後面沒了聲音,終於安靜不少。蘇玦好奇的往後一看,哪裡還有越千瀧的影子。

本書由泡文小說中文網 - 小說在線閱讀網快速更新,如果您喜歡這部小說,請點擊收藏,加入書籤,記得要推薦本書哦.
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
  • (上一頁)
  • 靈瀧訣(目錄)
  • (下一頁)
  • 加入書籤
  • 推薦本書
  • 泡文小說中文網

    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泡文中文小說網是一個中文網路小說網站。提供玄幻中文小說,修真中文小說,網游中文小說,言情中文小說,穿越中文小說。精彩的網路小說盡在泡文小說中文網。

    聯繫方式:3311985783#qq.com(將#替換為@)

    免責聲明:
    本站所有文學作品均由小說搜索引擎以非人工方式自動搜索第三方網頁而成,所有文學作品都可以在第三方網頁上以公開的方式被找到,不代表本站同意這些文學作品的立場和內容。 您註冊的用戶名、電子郵件地址等個人資料,非經您親自許可或根據相關法律、法規的強制性規定,本站不會主動地泄露給第三方。